您的位置:首页 > 要闻 >

康美马兴田的双面人生:靠卖药成全国劳模,财务造假千亿身陷囹圄

2020-07-10 16:47:12    来源:财经头条

  一声“惊雷”撕破了康美药业这家千亿药企的脸面,其创始人、实控人马兴田也因此身陷囹圄。

  7月9日晚间,康美药业发布公告称,收到公司实际控制人马兴田家属的通知,马兴田因涉嫌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

  2019年,做了十几年优等生的马兴田突然因为一场财务“作弊”,成绩直线下降,沦落为当年胡润百富榜上财富缩水比例最高的富豪。

  数据显示,马兴田家族以59亿元财富值排在2019年胡润百富榜第723名,而这两个数字在2018年尚为410亿元、52名。

  仅一年时间,财富锐减351亿元,缩减比例高达86%,排名也一落千丈,下跌了671名。

  一切都源于2018年底至2019年初曝出的一场财务造假大案。彼时,康美药业千亿造假案震惊市场,被指称为A股历史上性质最恶劣、数额最大的财务造假事件。

  依照法律规定,依法负有信息披露义务的公司、企业向股东和社会公众提供虚假的或者隐瞒重要事实的财务会计报告,或者对依法应当披露的其他重要信息不按照规定披露,严重损害股东或者其他人利益,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二万元以上二十万元以下罚金。

  优等生马兴田

  “意济苍生苦与痛,情牵天下喜与乐。”2007年,一曲《康美之恋》火遍了大江南北。

  这首由李冰冰、任泉主演,谭晶演唱的MTV音乐电视讲述的正是康美药业创始人马兴田和妻子许冬瑾的创业和爱情故事。

  1969年,马兴田出生在广东普宁的一个小村庄,早早就外出打工。20世纪90年代,赶上全民下海经商的热潮,马兴田也产生了自己做生意的想法,但一直苦于没有本钱。

  转折发生在他和妻子许冬瑾的相遇。

  借助妻子出身中药世家的先天优势,婚后,夫妇俩就在当地开了一家经营药品的门面。1996年,时年27岁的马兴田凭借着敏锐的市场嗅觉,以较低的价格大量买进药农手中的三七,再在市场行情上涨时高价卖出,靠着囤积三七,他成功赚到了人生第一桶金。

  有了原始资本积累后,马兴田夫妇又于1997年创办了一家药厂,这个小药厂就是康美药业的前身。

  之后,康美药业一路狂奔。仅仅四年后,康美药业就成功登陆资本市场,于2001年3月在上交所主板挂牌上市,马兴田为上市公司实控人,任董事长兼总经理,许冬瑾任副董事长兼副总经理。

  当时的招股说明书显示,截至2000年6月30日,康美药业共有在册员工416人,早已不是当初那个只有几名员工的小药厂。

  就马兴田个人而言,当时也已经是各种身份和荣誉加身,全国劳动模范、普宁市人大代表、广东省青年乡镇企业家协会副会长、广东省优秀青年企业家等等,是一个实打实的“优等生”。

  有了资本助力,康美药业开始以更快的速度狂奔。2007年,康美药业成立十周年之际,其营收正式突破十亿,到成立二十周年时,这一数字已经变成了264.77亿。

  其商业版图也在不断扩大,业务范围几乎覆盖了包括上游的中药材种植、中游的药品生产与销售,下游的智慧药房、连锁药店、直销、医药电商等中药全产业链。

  值得注意的是,2015年,康美药业市值突破千亿,成为了A股首家突破千亿市值的医药公司。回溯到14年前,康美药业刚上市时,其市值还不足10亿元,14年时间,市值就翻了超百倍。

  依托康美药业,马兴田的身家自然水涨船高。2007年,马兴田的名字首次出现在胡润百富榜中,以24亿元的财富值排在了第351名。其后十余年间,马兴田的身家一路上涨,最高时曾达到410亿元,在排行榜中的名次最高时则冲到了第46名。2017年,马兴田还以405亿元身家成为了揭阳首富。

  制图/周享玥

  马兴田的“双面”人生

  不过,在财富急速增长的同时,马兴田“扮演”的双面角色却日益明显。

  作为一位“优等生”企业家,马兴田在大力推进康美药业产业版图向外扩张的同时,也十分擅长资本运作。此前,据多家媒体报道,康美药业上市以来,先后通过定增、配股、发债等方式累计募集资金超过了800亿元。

  不过,马兴田最为精妙的一场“双面表演”还要数其在“热爱慈善”和“暗中行贿”之间的无缝切换。

  一直以来,马兴田与康美药业都在努力建设公众眼中的“公益大使”形象。2011年1月,康美药业捐资1000万元整治流沙新河;5月,马兴田、许冬瑾捐资1.5亿元兴建普宁市莲花山广场及公园;2018年5月,马兴田夫妇再出资1亿元发起普宁市练江母亲河保护基金会……

  AI财经社根据康美药业官网公布的信息统计发现,截至2018年,康美药业及马兴田、许冬瑾夫妇累计捐赠资金超3.5亿元。

  然而,一面是热爱慈善的正面形象,另一面却是马兴田连番爆发的“行贿门”。

  第一出“行贿门”事件发生在2000年至2012年。公开信息称,在这期间,李量利用担任证监会发行监管部发行审核一处处长、创业板发行监管部副主任等职务上的便利,为康美药业等9家公司申请公开发行股票或上市提供帮助,收受贿赂折合人民币共计约694万元。

  据公布的法律文书,之后十余年间,马兴田又先后四次陷入行贿事件。

  一场财务造假引发的“血案”

  2018年5月29日对康美药业来说,是值得纪念的一天,这一天,其股价曾触顶历史最高27.99元,市值也再进一步,创下了1390亿元的新纪录。

  之后几个月,康美药业一直表现稳定,稳坐千亿白马股宝座。直至2018年10月中旬,公司遭遇“黑天鹅”,又因货币现金过高、大股东股票质押比例过高以及存贷双高等问题,被媒体质疑存在财务造假的嫌疑。

  一时之间,康美药业股价暴跌,市值一天蒸发百亿,直接跌出了栖身已久的“千亿俱乐部”。

  2018年12月28日,康美药业公告称收到了证监会关于“康美药业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的立案调查书,揭开了这场A股历史上性质最恶劣、数额最大的财务造假事件的序幕。

  调查尚未结束,2019年4月30日,康美药业一天之内连发25份公告。尽管混杂在2019年第一季度报告、2018年年报、董事会会议等多项公告间,一则《康美药业关于前期会计差错更正的公告》还是引起了市场注意。

  公告显示,康美药业2017年年报中,营业收入多计了88.98亿元,营业成本多计76.62亿元,销售费用和财务费用分别少计了4.97亿元、2.28亿元,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项目多计103亿元……

  最为震惊市场的是,该公司在2017年年报中还多计了299.44亿元的货币资金。而这些数据差距,都被康美药业单方面定性为了“会计差错”。

  一时间,市场哗然。高达299.44亿的货币资金“会计差错”直接刷新了A股纪录,有关康美药业造假的质疑也纷至沓来。

  造假行为很快被坐实。2019年5月17日,证监会公布了康美药业调查进展,表示已初步查明康美药业披露的2016年至2018年财务报告存在重大虚假。

  当天晚些时候,康美药业发布公告道歉,并宣布于5月21日起实施其他风险警示,股票简称则由“康美药业”变为“ST康美”。

  此后,ST康美股价一路下跌,截至2020年7月9日晚间收盘,其股价仅为2.56元,总市值仅剩127.33亿,相比高峰时候近1400亿元的市值,缩减了九成。

  增值之快曾令人震惊,坠落之快也同样震惊市场。

  2019年8月16日,证监会再发通报显示,2016年至2018年间,康美药业累计虚增营业收入206.44亿元、虚增货币资金887亿元,以及向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提供非经营性资金116亿元,合计1209.44亿元。

  在通报中,证监会罕见地同时用到了“有预谋”、“有组织”、“长期”、“系统”等词汇,直指康美药业财务造假影响之恶劣,后果之严重。

  最终,证监会决定对ST康美责令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60万元的罚款,对马兴田、许冬瑾实施顶格处罚,分别处以90万元的罚款,并采取终身证券市场禁入措施。

  彼时,消息一出,不少人质疑“罚得太轻”。对此,通报还显示,下一步,证监会将充分听取当事人的陈述申辩意见,对涉嫌犯罪的,严格按照有关规定移送司法机关追究刑事责任。

  2020年6月17日晚间,ST康美披露2019年年度报告,公司2019年营业收入114.46亿元,同比下滑32.9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46.6亿元,上年同期盈利3.74亿元。

  同期发布的还有一份关于前期会计差错更正的公告,该公告显示,公司2019年通过自查发现存在账实不符的情况,因此对2018年度财务报表进行追溯重述,调减2018年度公司总资产14.83亿元,调减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权益22.09亿元,调减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综合收益总额7.61亿元。

  同一天,马兴田还向公司出具了《债务偿还承诺书》,马兴田拟以现金分期偿还资金占用方非经营性占用的全部公司资金,分三年偿还。

  具体为,2020年12月31日前,马兴田向公司累计偿还的款项不低于占用资金总额的10%(9.48亿元);2021年12月31日前,向公司累计偿还的款项不低于占用资金总额的40%(37.92亿元);2022年12月31日前,向公司累计偿还全部占用资金以及按照同期银行贷款基准利率计算的全部资金占用期间利息。

  只不过,或将身陷囹圄的马兴田,从哪里找来资金偿还占用公司的钱?

相关阅读